<address id="5b555"><listing id="5b555"><listing id="5b555"></listing></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5b555"></address>

        <form id="5b555"><th id="5b555"><progress id="5b555"></progress></th></form>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現實小說 >玉昆侖 > 第零章 引子
        第零章 引子
        作者:韓素平   |  字數:4054  |  更新時間:2021-04-16 16:20:17  |  分類:

        現實小說

        民國初年,中國玉器市場出現了空前繁榮。1860年、1900年外國侵略軍兩次攻進北京,掠奪圓明園和清宮的玉器珍寶;1911年,末代皇帝溥儀遜位,將宮中玉器攜出皇宮。期間流入民間的玉器成了當時玉器市場的重要貨源,也成了達官貴人、商賈和珠寶行追逐紛爭的收藏品。與此同時,宮廷玉工回歸民間,玉器結束了專為皇室所用的千年歷史。

        凌晨,月黑風高,一個瘦小男子捧著包袱疾走在蘇州專諸巷,身后不遠處有鬼影跟隨。瘦小男子走到街角的“珍品齋”玉坊急切叩門。

        少頃,屋內燈亮,傳出問聲:“誰?”

        門外低聲答道:“送貨的?!?/p>

        門開,瘦小男子倉皇閃入。

        開門的是玉坊學徒單常青。

        屋內昏暗的燈光下,來人用顫抖的手將包袱打開,一件潔白如雪的玉器驟然呈現。那是一尊由七朵梅花相托的玉杯。

        “一捧雪!這不是傳說明代宮中消失的玉杯嗎?”單常青震驚。

        來人愕然,“小師傅見過‘一捧雪’?”

        單常青搖搖頭。望著玉器,欣喜的神情突然凝固了,漸漸鎖起了眉頭。

        看到單常青表情轉陰,來人小心翼翼地問道:“有何不妥?”

        “這是贗品?!眴纬G鄾Q絕地說。

        來人追問,“小師傅何以斷定這是贗品?”

        單常青直言,師父說“一捧雪”出自宗師陸子岡之手,陸子岡非新疆和田玉不用,眼下此物卻并非和田玉。來人喜出望外,如得救星,他低聲說:“此物確為贗品。小的千里迢迢尋來,就是想求陸永岡師傅選用上好的和田玉,另仿制一件‘一捧雪’?!?/p>

        單常青說:“那又是為何?何況,我師父從不仿冒宗師之作?!?/p>

        來人說實不相瞞,自己的家族為了這明代世傳的珍品前前后后死了十余人。眼下家族又將遭到滅頂之災,能不能躲過去,全靠和田白玉的“一捧雪”贗品了。聽說陸師傅家傳有陸子岡的“昆吾刀”,若能速速出手相救,家族定能遵守祖宗留下的“人生玉存,人亡玉碎”的訓誡……說罷跪拜不起。

        原來他們家族所付出的一切犧牲都是為?!耙慌跹闭嫫?。單常青不再多問,扶起他說:“我只是個學徒,做不了師父的主,你不如明日再來見我師父?!?/p>

        也只能如此,來人留下物品,說好天亮再來,便匆匆離去。

        單常青怔怔地望著贗品,正待仔細琢磨,忽聞門外有異聲,忙出去張望,卻見剛離去的年輕人已倒在血泊中,氣若游絲。單常青慌忙將其扶起。年輕人說:“小的名叫李莫明,家在鄂北大李營村,父親臨終囑我來找陸師傅,‘一捧雪’現在……”話未完便含恨而去。

        “不行,李莫明不能死?!痹烂魇掷锬弥魑谋?,看到這里不禁提出異議。弟弟岳川漫不經心地看他一眼,“為什么不能死?”

        岳明說:“他死了,‘一捧雪’真品怎么到我師父手里?”

        岳川看到哥哥入戲了,暗自得意。

        “問題是‘一捧雪’真品在你師父手里嗎?”他一邊說著,一邊用粉筆在地上草草幾筆,一幅“獨釣寒江雪”脫手而出。岳明欠身看了一眼,本想夸一句,但今天他不想讓弟弟得意忘形。

        “他說在,那就一定在?!?/p>

        “你這是迷信師父?!?/p>

        每天黃昏,弟兄倆都會坐在家門口,一個學徒工,一個高中生,沐浴著邗江江面上吹來的晚風,不識人間愁滋味,閑聊笑談中。

        岳明說:“告訴你,這篇東西不要給別人看了,要不想被我師父罵的話?!?/p>

        “我寫的是民國小說,你師父憑什么罵我?”岳川不屑地樣子。岳明反駁,“你寫小說就寫小說,為什么要用他的真名?”岳川開心地說,“好玩??!再說,天下又不是只有一個單常青,還有叫洪常青的呢,人家可是紅色娘子軍的黨代表。你放心,你師父不會找你麻煩的,他的故事,嬋兒講給我的比你多?!?/p>

        提到嬋兒,岳明有些蔫了。嬋兒是岳明的師妹。師父單常青經常把自己的故事講給倆徒弟聽,但也有可能單獨給嬋兒開小灶,因為師父更偏愛嬋兒,說她有靈性,生來就是雕玉的料。

        岳明忍不住問弟弟:“嬋兒還講了什么?”

        “嬋兒說單師傅是陸子岡的十八代傳人,手里有陸子岡的昆吾刀,還有陸子岡留下的真品‘一捧雪’。其實跟你講的一樣,只是……”岳川說著突然噴笑了。

        “只是什么?”

        “只是我不信?!?/p>

        岳明認真地對弟弟說:“你還別不信,我師父不說假話?!?/p>

        “哥,你還真別信?!痹来ㄒ舱J真地說,“我們歷史老師說,陸子岡是明末最著名的琢玉巨匠,是中國玉雕史上最負盛名的藝術大師。無論是書上記載,還是民間傳說,都說他的存在是空前絕后,一身絕技卻不授徒,他哪來的傳人?至于那把昆吾刀,我早就對你說過……”

        見哥哥瞪著眼睛,岳川打住了話頭。

        “好了,我不說了?!彼f,“哥,我聽媽講,昨天廠里調你去供銷科了,你不是立志要成為陸子岡那樣的玉雕大師嗎?理想就這樣被改寫掉了。你師傅連個‘不’字都沒說吧,他不是很看重你的嗎?”

        “岳川,你怎么老和我師父過不去?”岳明生氣地制止弟弟。岳川說,“誰讓他故作神秘,說什么昆吾刀秘不示人,還把我從工房趕出來?!痹烂骷绷?,“你一個小毛孩子竟然跑去要看昆吾刀,那是廠長都不敢提的要求,你以為你是誰?再說,調供銷科的事,我師父哪里拗得過廠長啊?!痹来ㄕf,“你師父要是有昆吾刀,廠長拗不過他才對呀?!?/p>

        岳明說:“你小小年紀,盡琢磨些沒用的。告訴你,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單常青永遠都是我師父,不許你再編排他?!?/p>

        這時,他們的母親從家里出來,沖他倆喊道:“你們兩個要不要吃飯???”

        兄弟倆這才發現天色已晚,趕忙起身。

        岳母四十多歲,仍然風韻十足。她用寵膩的目光望著自己的兩個兒子。倆孩子聰明有德性,這點隨他們的父親,而五官端莊、身材高挑,則像她這個母親。等他們健壯起來,在灣頭鎮就是玉樹臨風的一雙。

        “岳川,你哥明天要去和田。今晚你要讓他早睡,別再纏著他雕你的小玩藝?!蹦赣H說。

        岳川十分驚訝:“什么?去和田?這么重要的事怎么沒人告訴我???哥,帶我去好嗎?”

        母親說:“高考前,你哪兒也別想去?!?/p>

        岳明在弟弟羨慕的目光中,昂首挺胸走進家門。岳川在他身后大喊:“岳明,你要能登上昆侖山,你就是大英雄!”

        半個月后,昆侖山就在岳明腳下了。

        他高聲大喊:岳明——

        聲音在眾山中回蕩,轉瞬消失得干干凈凈,只留下大風颯然,飛雪翻卷。

        岳明有意挺直了他剛剛發育成熟的身驅,仰起那張英氣逼人的臉,為的是讓昆侖山的諸神看清楚,他歷盡艱辛達到的高度,是他這個年齡很多人的夢想。然而,他內心的自豪感有多強烈,身體痛苦和折磨就有多兇猛。但愿諸神不會發現,因為高山缺氧他正瞳孔放大,頭痛得要爆炸。

        岳川說神仙不會老,就算老得化入混沌,也還在昆侖山天梯能夠到達的地方。岳川讀書多,總能講出很多稀奇古怪的故事。岳明則是弟弟的忠實聽眾和讀者,他無數次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成為弟弟故事里的英雄?,F在好了,能從揚州到達昆侖山頂的人,除了科長,就是他岳明了。就憑這一點,岳川是不是可以把哥哥的故事寫到他的小說里呢?

        這是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岳明二十歲。二十歲是人生中最好的年華,是在未來的許多年里會反復回憶起的美好時光。

        岳明因為從小長得白凈單薄,母親沒舍得讓他加入上山下鄉的洪流,十六歲中學畢業,他進了灣頭鎮的玉器廠當學徒工。父親說,“天下玉,揚州工,源灣頭。你出生在灣頭鎮,為何不近水樓臺先得月?學了玉雕手藝,這輩子衣食無憂?!?/p>

        揚州的玉雕有五千多年的歷史。明清時期,藏玉盛行,揚州和蘇州一樣成了朝庭的御用大作坊,進入宮廷作坊的玉工也多為蘇揚人。后來朝廷沒了,玉石集散地卻在揚州沿襲下來,老藝人蟄伏,高手云集,如同白玉、青玉、墨玉、碧玉,各有各的道,各有各的江湖。

        三四年的光陰很快就過去了,整天和玉石打交道,岳明漸漸強壯起來,他愛上了玉雕,尤其是跟著單常青這樣的大師級玉雕師,不愁學不出名堂。三年來,當學徒的他天天手摸和田玉,心中溫潤光潔起來,性子也變得隨和。師父說,因為玉器有堅韌耐磨蝕經久不變的特性,精光內蘊不事張揚,雖亮麗而不奪人眼目的含蓄,因此,古圣先賢“比德于玉”。

        師父是愛玉、崇玉、敬玉之人,他就像傳說中的明代玉雕大師陸子岡,除了和田玉,別的玉不摸。當他的徒弟,也算是自己有資歷了??墒?,就在幾天前,岳明手藝學得好好的,突然被叫到廠長辦公室。馬廠長說:“岳明啊,廠里決定調你到供銷科?!?/p>

        “供銷科?供銷科不是跑采購和銷售的嗎?”岳明感到很突然,我不學玉雕啦?

        廠長對他說:“采購銷售很重要??!沒有原料,你玉雕房拿什么雕?沒有銷售,你雕出來的玉器賣給誰?告訴你吧,調你去供銷科是好鋼使在刀刃上。跟著熊科長,好好干……”

        熊科長?他脾氣暴躁,拳頭硬。聽說,在他手底下干活的年輕人沒少受虐待,來一個跑一個。

        廠長哈哈大笑:“熊科長可是有大本事的人,全廠二百多號玉工全年的用料,他一個人包圓,而且拉回來的全是上佳的玉料。跟著這樣的人干,你算搭上直升飛機了?!?/p>

        母親擔心岳明去了受委屈,畢竟什么是供銷他根本不懂。父親卻說,“我岳家的兒子不能認慫”。他只可惜兒子的玉雕前功盡棄了。

        師父單常青只說了一句:“去不去由你?!?/p>

        其實,根本由不得岳明。服從組織調配是一個共青團員必須做的,岳明沒有二話。但他心中有一個秘密,這個秘密讓他舍不得離開師父的工房。

        到供銷科報到的第一天,熊科長惡狠狠地瞪著他說:“你小子是我從廠長那里好不容易要來的,不好好干,看我怎么收拾你!”

        “為什么要我?”岳明是真的不明白。

        “為什么?你說為什么?”熊科長瞪著不被理解的眼睛。

        岳明無奈地笑了,“我要知道還問你?”

        “笑什么笑!放你一天假,回去準備一下,后天跟我去和田?!毙芸崎L繃著臉。

        “???去和田?真的?”岳明恍如夢中。

        科長早已不理他了,準備打電話。

        岳明沖出供銷科,激動地扔飛了帽子,忽又不敢相信地折回去問:“科長,你沒騙我吧”。

        “騙你?我摢不死你!”科長說著就要伸手打人。

        岳明逃之夭夭。

        和田,在岳明心里是一個可望不可及的遠方,他實在無從預測,那塊寶地潛藏著什么樣的驚喜、危險和困擾。只知道,這個因昆侖山神秘而又美麗的地方,位于塔里木盆地邊緣的南端,玉龍喀什河和喀拉喀什河是它的生命之源,和田玉就是它的靈魂。傳說昆侖山的神仙們曾把昆侖玉種在苗圃中,精心呵護一千年才能泌出一滴玉膏,然而玉非常難種,常常眼看快成膏時,一不留神前功盡棄,數百年的心血瞬間化為烏有?,F在,去和田這件事,在岳明心里就像神仙種玉,他真擔心這個機會稍縱即逝,美夢成不了真。

        兩天后,岳明如愿以償,他唱著“光陰屬于八十年代的新一輩”從南方小城走進西北大山。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完整日本特级毛片,人妻侵犯无码中文字幕,萌白酱VIP会员透明丝袜视频
          <address id="5b555"><listing id="5b555"><listing id="5b555"></listing></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5b555"></address>

              <form id="5b555"><th id="5b555"><progress id="5b555"></progress></th></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