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jpjpn"><output id="jpjpn"></output></ruby><optgroup id="jpjpn"><li id="jpjpn"><del id="jpjpn"></del></li></optgroup>

      
      
      <nobr id="jpjpn"><xmp id="jpjpn"></xmp></nobr>
    1. <optgroup id="jpjpn"></optgroup>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青春小說 >一念花開,一生一世 > 第7章愛了不該愛的人3
      第7章愛了不該愛的人3
      作者:八月遙思   |  字數:3715  |  更新時間:2017-08-01 15:44:11  |  分類:

      青春小說

      嚴梅接過一邊擦臉一邊繼續說:“如果只是喜歡就好了,只是喜歡而已,喜歡是多么輕松,可進可退的。如果只是喜歡就好了,我就站在他面前說,馬濤,我喜歡你,你喜歡我不?這才是我嚴梅的作風??上?!在我還什么都不懂的時候我就不再是喜歡他了,所以我只敢馬叔叔馬叔叔地叫他,我怕有些話說出來,我連馬叔叔都沒有了。慕思,你懂嗎?我愛他愛到害怕,進一步害怕,退一步也害怕。我就站在原地,假裝我不愛他。我就看著他身邊一直換女人,我就學他,學到我自己都快不耐煩了,他怎么就看不到我呢?我在離他這么近的地方,為什么他就看不到我呢?我叫他幫我介紹男朋友,就是想找個理由經常見到他而已啊?!?/p>

      李慕思用手摸了摸嚴梅的臉,輕輕地說:“我懂?!?/p>

      嚴梅像個孩子挪著椅子坐在李慕思身邊,頭靠在她的肩上:“慕思,你說我該怎么辦?”

      李慕思側過臉,看了嚴梅一眼:“或許……”李慕思停頓了下繼續說道,“或許你只是因為缺少親情把馬濤當作親人了呢?這不叫愛情,你只是缺少父愛,缺少一個像家長一樣疼愛你的人,你只是把馬濤當家人了,這不是愛情。只是你現在還沒有遇上真正的愛情,你還處理不了親情和愛情的關系。梅子,這兩者不一樣?!?/p>

      嚴梅苦笑一聲:“少來,一直以來,我都這么勸我自己,即便戀父情結也是一種感情啊,你可以說這種感情不正常,但是你不能否認這種感情的存在!愛就是愛,就算你給它扣上怎樣卑劣的帽子它依舊是愛。如果愛可以解釋,馬濤擁有我所需要的東西,擁有我對男人的安全感,我為什么不能愛!我勸了自己好多年,后來才覺得,何必自欺欺人,愛越隱藏越是欲蓋彌彰,受煎熬的只有我自己?!眹烂芬呀洸豢蘖?,話里滿是苦澀和無奈。

      李慕思聽著嚴梅的話,不知道該如何反駁,是??!誰規定過什么是愛情,內心缺少什么就會尋找什么,需要什么就希望依賴什么,這是動物的本能。難道因為人有智慧,就可以避免嗎?

      這時,李慕思的電話響起來,李慕思看過號碼,接通放在耳畔,有氣無力地說:“有事嗎?”

      “你在哪兒呢?心情不好?”來電話的是余陽,聽到李慕思電話里聲音很嘈雜,他顯得悶悶不樂的。

      “和你梅姐吃夜宵呢?!崩钅剿颊f著看一眼嚴梅。

      嚴梅一把搶過李慕思的電話:“余陽,我今天心情不好,今天晚上你把慕思借給我,她得陪我睡?!眹烂肪拖癜l泄般惡狠狠地吼完掛斷電話,直接把李慕思的手機關了。她像個鬧脾氣的孩子一樣瞪著李慕思:“今晚你是我的了!”一副很霸氣的模樣。

      李慕思哭笑不得:“天啊,你不能傷及弱小啊?!?/p>

      “余陽?有膽追你的男人都不弱小?!?/p>

      第二天陰雨綿綿,李慕思醒來時嚴梅已經不在了,房間里的光線很暗,讓李慕思猜不到現在是什么時候,抱過床頭柜上的鬧鐘掃一眼,10點了,伸個懶腰,五指插進亂糟糟的頭發往腦后一推,姑且算是理整齊了。她站起身來跑到陽臺上拉開窗戶,一股很清新很涼爽的風竄到臉上,沁人心脾。嚴梅昨晚回來沒有再和李慕思再說什么,洗完澡就乖乖睡覺了。

      李慕思、嚴梅、魏曉燕已經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勸導的年紀,因為太有自己的思想所以必然是頑固不化的,什么都明白的時候心里十分明朗,陷入困境之后旁人很難開導。不管她們活得多妖孽,過得多灑脫,多無所畏懼,三十多歲依舊是談愛色變的年齡。她們不再膚淺,也不再單純,能力超強,極少依附別人,外在越剛強內心越脆弱。愛情在時間的長廊里或者褪色或者沉淀,沒有什么是非要不可的了。

      獨立是個可怕的詞。有時候李慕思在想:女人還是不要太獨立才好,有些風頭爭不得,越獨立就要越隱忍。但是真正明白這些的時候,她們已經是必須自強自立的年齡了,時間沒法給她們完滿的愛情就必然沉淀她們的能力,人生這么長必須要做些什么才行。

      李慕思轉身去沖咖啡,端著咖啡杯翻看茶幾上的雜志。這樣的天氣賴在家里也不錯,沒想到馬濤來找她了。

      馬濤找到李慕思時,李慕思正穿著兔子的睡衣窩在沙發里裝幼稚看動畫片。

      馬濤的頭發上有水滴,站在門口看著李慕思,眼神有些閃躲:“慕思,有時間嗎?”

      李慕思嘴里塞滿了薯片木訥地點點頭。

      “有些事想請你幫忙,我在樓下等你?!?/p>

      馬濤和李慕思說第三句話時,他們已經坐在一家茶社里,來的路上馬濤都不說話,李慕思也不多問。

      “慕思,你跟小梅認識有幾年了?”馬濤一邊給李慕思滿上茶一邊問。

      “馬叔叔,有八年了?!?/p>

      “挺長時間了?!瘪R濤雙手握了一下,從皮包里掏出煙盒拿出一支煙夾在雙指間,正要往嘴唇上放突然自言自語道:“對,我該戒煙了?!?/p>

      李慕思覺得奇怪,馬濤應該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現在卻顯得異?;艁y:“馬叔叔,您出什么事了嗎?”

      “沒有?!瘪R濤看一眼李慕思淡笑道,“我正籌備移民?!?/p>

      “梅子知道了嗎?”李慕思第一想到的是嚴梅知道這件事情的反應。

      馬濤搖頭:“不知道,我還沒來得及告訴她?!?/p>

      “那您找我是……”李慕思好像意識到了什么。

      馬濤再次從皮包里掏出一張銀行卡推倒李慕思面前:“我想留點錢給小梅,我直接給她,她一定不要,你幫我保管著,等她什么時候有急用就拿出來,等她結婚的時候也算我給她的嫁妝?!?/p>

      李慕思卻不拿:“馬叔叔,這錢我不能幫梅子收,您是移民,現在交通這么發達,什么時候想回來就回來,錢您可以慢慢給梅子的?!?/p>

      “我……”馬濤好像有些難言之隱,但是長出了口氣還是說了下去,“實話跟你說吧,我有現在的事業都是因為小梅,小梅一直無依無靠的,我覺得她可憐,我就想給她好一點的生活,身邊有一個人要依賴我,我就不得不發奮圖強,當時想把小梅當我自己的孩子養,姑娘要富養,我就得給小梅想要的東西,呵呵……”馬濤說到這的時候笑得很開心。

      “那現在為什么要走?”

      “想讓小梅早點結婚。你們昨天去的那家面館我也常去,心情不好的時候去吃碗面,我昨天看到你們了,我看到小梅在哭,我想過去問問是怎么了?但是我沒去?!?/p>

      李慕思盯著馬濤:“您聽到了什么嗎?”

      馬濤搖頭:“沒有,但我看到小梅當時的樣子,就像她小時候那么無助可憐,只是我不能再保護她了?!瘪R濤說著把桌上的香煙都丟進垃圾桶。

      “我給她介紹的男孩都必須先過了我這關。你幫我勸勸那孩子早點結婚吧,我無兒無女,就盼著她能早點成家了。她就像我的孩子,真的!這些年我雖然很忙,但我也總過去偷偷看看她,也不忘叮囑我認識的那些人幫我照顧她,我希望她走得一帆風順?!?/p>

      “你……你有點喜歡梅子嗎?”李慕思都不知道這句話自己是怎么問出來的,但就是被馬濤的話引導了,如果兩情相悅的話,那么……

      馬濤喝了口茶,沉穩開口:“這世界上我最喜歡的孩子就是小梅了,但是慕思,這種喜歡超越任何東西,不是你們理解的那樣。我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她,包括我自己,我要給她最好的東西。換句話說,這種喜歡不被任何東西玷污,我可以跟我不愛的女人做愛。但是小梅不一樣,我愛她,但我不會親吻她。我不求回報,我不缺女人,但小梅的位置是獨一無二的。我從沒想過破壞,讓我像對別的女人一樣對她,我做不到。昨天我就在想,一定是報應,因為我接觸的女人太多了,所以一下子就明白小梅為什么會哭了,我都恨我自己,我要是什么都不明白該多好?可現在我不能毀了她?!?/p>

      “我明白了,馬叔叔,您是明白人?!崩钅剿纪蝗幻靼?,嚴梅的愛是赴湯蹈火的,而馬濤的感情世界被時光磨礪的讓人生怯。

      馬濤的愛情一直都是一場游戲,而嚴梅不可能成為他的游戲對象,也不能結束他的游戲生涯。嚴梅孤獨地站在馬濤心里一個尷尬的位置。

      男人和女人的愛情觀是不一樣的,不一樣的身份不一樣的成長經歷,更是造就了不同的愛情觀。

      李慕思失眠了,巧的是一整天都沒有人聯系她,嚴梅沒有,魏曉燕沒有,連余陽都沒有。

      第二天李慕思磨蹭到下午才出門,套著白色的大帽衫,花色打底褲,白色球鞋,特意搞得朝氣蓬勃的模樣。她想告訴全世界她還年輕,她無所畏懼。

      李慕思進到嚴梅的小酒館時,馬濤正好出來,看到李慕思他臉色變了下,動了動嘴角卻什么話也沒有說。馬濤的神色極不好,最后只勾了個尷尬的笑算跟李慕思打了個招呼,然后急急忙忙地與李慕思擦肩而過。

      李慕思回身一直凝視著馬濤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視線里。李慕思還記得剛剛她看到的馬濤,或許馬濤還沒有自知,但是他臉上殷紅的唇色甚是扎眼,李慕思知道馬濤來這里做什么。李慕思昨天走時跟馬濤說:解鈴還須系鈴人。馬濤今天這是解鈴來了。

      李慕思快步走進去,嚴梅正在收拾桌子上的酒杯,把東倒西歪的杯子放進托盤里。她的頭發有點亂,唇色殷紅,跟馬濤臉上的顏色一致,只是并不美,美艷的顏色超出了嚴梅嬌小的唇渲染到嘴巴周圍的皮膚。

      “我來幫你?!崩钅剿歼^去幫嚴梅把托盤里的杯子放好。

      “不用,我自己可以?!眹烂废駛€受傷的小獸躲開所有想靠近她的東西。

      “梅子,你還好吧?”李慕思想嚴梅可以鬧可以叫,甚至可以把酒館砸了,但是她不能這么冷靜,冷靜得讓人害怕。

      嚴梅收拾完桌上的東西,取了抹布擦著酒館里的桌子,一張桌子還沒擦干凈就換另一張擦,一會兒又繞回來繼續擦。

      李慕思心很疼,空氣里彌漫著讓人窒息的寂靜,嚴梅開口是十分鐘后的事情了。

      嚴梅說:“我吻馬濤了?!?/p>

      李慕思突然很想哭,點點頭,但還是堅持著微笑:“你的口紅都花了?!?/p>

      “是嗎?”嚴梅慌張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巴,然后抬眼看李慕思,嚴梅離她這么近,可李慕思看不清楚嚴梅的神情。

      嚴梅繼續擦著桌上的燭臺,一不小心,燭臺“啪”一聲掉在地上滾到了李慕思腳邊,嚴梅看著掉落的燭臺,眼里的光一點點褪去,死灰一片:“馬濤說他要走了,他要移民了?!?/p>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2021亚洲国产精品无码,72国

        <ruby id="jpjpn"><output id="jpjpn"></output></ruby><optgroup id="jpjpn"><li id="jpjpn"><del id="jpjpn"></del></li></optgroup>

        
        
        <nobr id="jpjpn"><xmp id="jpjpn"></xmp></nobr>
      1. <optgroup id="jpjpn"></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