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jpjpn"><output id="jpjpn"></output></ruby><optgroup id="jpjpn"><li id="jpjpn"><del id="jpjpn"></del></li></optgroup>

      
      
      <nobr id="jpjpn"><xmp id="jpjpn"></xmp></nobr>
    1. <optgroup id="jpjpn"></optgroup>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青春小說 >一念花開,一生一世 > 第6章愛了不該愛的人2
      第6章愛了不該愛的人2
      作者:八月遙思   |  字數:3294  |  更新時間:2017-08-01 15:44:11  |  分類:

      青春小說

      李慕思也晃了晃,小呷了一口,李慕思記得嚴梅說紅酒就像女人,是需要品的,不過今天的嚴梅不在品酒的狀態。

      嚴梅也沒有把自己喝暈,喝得剛剛好就停住了。李慕思把提到嗓子眼兒的心收回了肚子里,覺得嚴梅還算是正常,并沒有達到精神紊亂的程度。

      魏曉燕來時敏銳地發覺兩個人帶著酒氣,發了一通牢騷,說什么喝酒不等她之類的。黑色牛皮高跟鞋踏地的聲音“噠噠噠”地在酒館上空回響。

      魏曉燕有老總病,只要發牢騷就在地上走來走去,給人增加壓力和催促感。據說如果魏曉燕在會議上以這種說話頻率和行走頻率繞會議室三圈,所有人的工作效率都會提高一倍,很多員工聽到魏曉燕的腳步聲就會有緊迫感。

      這時候,李慕思和嚴梅有同一種感觸:可怕的女強人。

      馬濤是在三個人打鬧正歡時過來的。他一個人來的,穿了一身白色的休閑服,很精神。馬濤雖和嚴梅父親相熟,但是要比嚴梅父親年輕,四十有八,比嚴梅大了一輪多。有人說男人四十一朵花,馬濤一定是就是其中的一朵,正開得燦爛,招蜂引蝶的本事很大。

      “姑娘們,鬧什么呢?”馬濤一句話就把魏曉燕的話頭攔住了。

      “馬叔叔,好久不見了?!蔽簳匝嗍窍然剡^神來看開口的人,因為在酒館里見過馬濤幾次,雖然沒說過幾句話,但是因為馬濤是生意人,她就特意留意了一下,只是再相見好像隔了有好幾個春秋了。

      “這是燕子和慕思吧?都越長越漂亮了?!瘪R濤對于嚴梅的朋友卻熟絡在心。

      “馬叔叔,你怎么來了?”嚴梅局促地整了整衣服,從吧臺后跑出來。

      “來請你吃飯?!瘪R濤假意生氣地看著嚴梅。

      嚴梅頓時臉紅了:“馬叔叔,跟我還用什么請???”

      “得請??!小梅,你說我給你介紹的那些男孩個個非富即貴,你是一個個都給否了,譜這么大,我還真得用請,我今天是特意跑來請你的?!瘪R濤一字一字地說著,然后找了個椅子坐下,一臉溫和地對著李慕思和魏曉燕說,“你倆坐下,我是來教訓小梅的,你倆得幫我?!?/p>

      李慕思和魏曉燕對眼一笑,還真一致倒戈,沖著嚴梅坐下了:“馬叔叔說得對,你說說你都這么大歲數了還挑什么挑?”

      嚴梅給兩人拋了一個鄙視的眼神,五十步居然開始笑百步了。她當然也不能任由三人凌辱,拿衣服拎包過來挽上馬濤的胳膊:“馬叔叔,你是來找我吃飯的,我們去吃飯,飯桌上說。不帶她倆?!?/p>

      上次的徹夜未歸讓魏曉燕遭受門禁之苦,所以沒有同往馬濤的飯局,李慕思厚顏無恥地尾隨而去。

      “歸緣舍”,此餐廳名字素雅,實則是名利場,接待的都是官和商。

      三個人到了的時候,包廂里已經有一個人,嚴梅看到這個人時愣了一下,剛剛柔軟的眼神多了三分失望。她終于明白馬濤為什么會走這么一趟了。

      李慕思看到鄺威時眼睛亮了一下,看來這男人對嚴梅還是很上心的呢。

      馬濤給兩個人介紹:“鄺威,小梅今天見過的,我算是媒人,應該做東,大家再熟悉熟悉,鄺威可是不可多得的人中蛟龍啊?!?/p>

      馬濤說著,暗暗用手肘碰了下嚴梅:“小梅,他對你印象挺好的,聽我的,別錯過?!?/p>

      嚴梅有多聰慧,這話里的意思她怎么會不懂,可是她突然就像是魚刺在喉,再看一眼鄺威,居然覺得這人惹人厭。

      鄺威殷勤地幫嚴梅拉開椅子,一派紳士風度,嚴梅給鄺威的笑容也很燦爛,但只有李慕思知道嚴梅這笑有多牽強。

      飯菜很豐盛,每一道菜都極為精美,做得非常漂亮,當然價錢也很漂亮,漂亮得讓李慕思吃著都覺不出香甜。李慕思覺得這就是飯局的潛規則:越貴氣壓人的地方越吃不飽人。這種相親局,她就是一個陪襯,要拿捏到位,不能真的為了吃飯。

      李慕思偶爾吭個氣幫嚴梅打打圓場,馬濤一直撮合嚴梅和鄺威兩人。鄺威也很會順竿爬,倒是嚴梅突然悶起來,讓人覺得她是一個扭扭捏捏的大姑娘。

      馬濤和鄺威以為嚴梅在矜持,李慕思覺得嚴梅是在忍耐。好在一頓飯的時間也不太長,吃過飯,鄺威有心請兩人去玩,被嚴梅一句今天很累給推了。

      兩個女孩也沒叫馬濤和鄺威送,自己打車回去了。

      一上車,李慕思就急忙開了口:“梅子,你今天怎么了?”

      嚴梅的目光很黯淡,像個孩子似的拉了拉李慕思的袖子:“慕思,我今天跟你回家睡吧?!?/p>

      昏黃的燈光下,兩個纖細的女人踩著細高跟鞋“噠噠噠”地走著,嚴梅有一頭微卷的長發,發絲很細,走起來頭發浮動的頻率讓人覺得這一頭秀發一定是松松軟軟的,像黑亮的海藻。在忽明忽暗的燈光下,她就像夢幻中的洋娃娃。李慕思的長發盤在腦后,額頭光禿禿的,但五官很輕靈,行走的姿態也很美。兩個極有魅力的女人在深夜漫步街頭,真是一道美麗的風景。

      嚴梅不時地回頭喊李慕思:“就在前面了,你快點?!?/p>

      李慕思悶悶地“嗯”一聲,跟著嚴梅七拐八拐地來到一家面館。

      面館不大,但很干凈,店里很溫暖。店里客人臉上的笑容都很燦爛,吃飯也不是很急,有說有笑的,店里老板一副笑面佛的樣子。

      嚴梅拉著李慕思進來,先給了老板一個大笑臉:“老板,能給我倆在外面加個桌子嗎?”

      老板爽朗地笑了:“成,顧客的要求一定滿足?!比缓筠D頭吩咐店里的伙計搬一個小桌子出去。

      李慕思看著伙計麻利地把桌椅搬出門外,用手不輕不重地掐了嚴梅一下:“你干嗎?外面很冷的?!?/p>

      嚴梅和李慕思在飯桌上都沒吃飽,現在補一個夜宵。這家面館被嚴梅夸得天花亂墜的,但是李慕思想不通在這樣的天氣里,她為什么非要搬桌子出去吃。

      “這樣才有氣氛啊?!眹烂氛UQ?,拉著李慕思出了門。

      嚴梅剛一坐下,就搓著雙手問李慕思:“冷嗎?”臉開始泛紅。

      李慕思不可理喻地看了一眼嚴梅,很配合:“冷啊冷??!”

      嚴梅扯了嗓子喊了聲:“老板兩碗牛肉面,都要大腕?!比缓鬀_著李慕思微笑,“等會兒面來了就不冷了?!?/p>

      李慕思看著嚴梅的樣子有些動容,在嚴梅對面坐下:“你到底怎么了?”

      嚴梅抿了抿嘴唇開口道:“第一次來這里吃面的時候,這里還很小,那時候客人很多,桌子就擺在外面,很多客人圍在露天的桌子旁吃面。雖然是冬天,但大家說話很大聲,笑得也很大聲,大家都很窮,但是看到熱騰騰的面條就會覺得很溫暖。那時候真容易滿足啊?!?/p>

      李慕思知道嚴梅心里有事,就安靜地聽著:“然后呢?”

      “我爸媽離婚的第三年,那天我上學回家,聽到繼父和我媽商量想再要個男孩。我嚇呆了,就沖進房間盯著他們看。我媽看到我很開心,就問我,小梅,給你要個小弟弟好不好?我說不好,我說不要小弟弟,有了小弟弟,媽媽就不喜歡我了。然后繼父生氣了,說不行,必須要。我一轉身就哭著跑了。我當時很害怕,哪兒人多往哪兒跑,就在人群里擠,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追我,但是跑到最后就剩下我一個人了。我想去找我爸,但我知道我爸也有妻子了,他們不喜歡我,我不知道該怎么辦。我爸媽還沒離婚時,我爸常帶我去馬濤家,那天我就去馬濤家了。我跟他說,馬叔叔,媽媽不要小梅了,小梅現在好餓?!眹烂氛f著淡淡地笑了下,笑容里多多少少有些凄涼。

      李慕思用手拍了拍嚴梅的手背,嚴梅才繼續道:“那時候馬濤是個窮光蛋,養自己都費勁,何況還帶著我,他就帶我來這里吃面。天很冷,我就坐在這里不停地搓手。他說等面上來就暖和了,那是我吃過最好吃的面。我當時還那么小,就把自己的面吃完了,還吃了馬濤的一多半,吃得都走不動了。你知道嗎?我當時覺得,從大碗里冒出那熱氣騰騰的霧是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風景?!?/p>

      這時老板端著兩碗熱騰騰的面上來,碗口冒出的熱氣讓人覺得溫暖。

      嚴梅把手捂在碗上:“那時候比現在要冷,所以熱氣比現在的樣子要漂亮?!痹趪烂沸睦锘蛟S怎樣的山珍海味都及不上那碗面。

      李慕思吃了一口面,贊道:“的確很好吃,吃進肚子里暖暖的?!?/p>

      嚴梅卻沒有吃,低下頭有淚豆子滴進碗里:“后來我就老跑馬濤家混飯吃,我還管他要零花錢,我覺得如果我是馬濤的孩子就好了?!眹烂返穆曇粢呀涍煅柿?。

      而李慕思怔住,她從嚴梅的話中聽出了端倪。

      “你喜歡馬濤?”

      有微微的涼風吹過,李慕思打了個哆嗦。說出這句話她就后悔了,有些事情她不想捅破,她怕嚴梅塵封了那么久的感情就此找到了出口,害怕這份感情開始肆意宣泄,她不知道嚴梅能不能承受得了。

      馬濤絕不是嚴梅該喜歡的人。

      嚴梅緊緊地抿著嘴搖頭,一直搖頭,雖然帶著哭腔,但是嚴梅的聲音很清晰地傳出:“我可能是愛他!”

      這個“愛”字就像一記重錘敲打在李慕思心上。

      嚴梅抬頭看上李慕思,眼淚沖花了妝容,臉上像開了兩道很深的溝渠,嚴梅說出這幾個字時聲音在抖嘴唇也在抖。但是嚴梅卻笑了,笑容加上滑稽的淚痕讓李慕思心里很苦澀,拿出紙巾遞給嚴梅:“擦擦臉,丑死了,都不想帶你回家了?!?/p>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2021亚洲国产精品无码,72国

        <ruby id="jpjpn"><output id="jpjpn"></output></ruby><optgroup id="jpjpn"><li id="jpjpn"><del id="jpjpn"></del></li></optgroup>

        
        
        <nobr id="jpjpn"><xmp id="jpjpn"></xmp></nobr>
      1. <optgroup id="jpjpn"></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