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jpjpn"><output id="jpjpn"></output></ruby><optgroup id="jpjpn"><li id="jpjpn"><del id="jpjpn"></del></li></optgroup>

      
      
      <nobr id="jpjpn"><xmp id="jpjpn"></xmp></nobr>
    1. <optgroup id="jpjpn"></optgroup>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青春小說 >一念花開,一生一世 > 第4章為你我受冷風吹4
      第4章為你我受冷風吹4
      作者:八月遙思   |  字數:3583  |  更新時間:2017-08-01 15:44:11  |  分類:

      青春小說

      走在舉辦婚禮的自助餐場地里,李慕思的目光游離在王勇剛和他太太楊子慧的身上,楊子慧笑起來很豪爽,這讓李慕思覺得自己的溫婉顯得很小氣。

      人??!總是這樣,當你敗了的時候,就覺得自己渾身不是。李慕思羨慕楊子慧的幸福,甚至開始嫌棄自己了。

      “親愛的,啊——張嘴?!庇嚓柕男〔孀由喜逯幻痘鸺t的圣女果,有晶瑩的水珠趴在上面,嬌艷欲滴很美味的樣子。

      李慕思卻不領情地瞪了余陽一眼:“哪壺不開提哪壺?!?/p>

      “圣女果惹你了?”余陽品著自己這話,心想這紅彤彤的果子的名字跟李慕思的屬性好像相沖啊。

      李慕思的目光繼續飄來飄去,在人群里尋找著。

      “你剛剛去哪里了?”余陽進了會場離開過她身邊五次,每次數秒。

      “有女孩搭訕我啊?!庇嚓柌焕洳粺岬卣f道。

      “你搞清楚你的身份?!痹趺凑f余陽也是以李慕思男友的身份出席的,怎么可以在會場里勾三搭四呢。

      “我怎么了?就算你沒發現我多么招人喜歡,你也該感受到有很多羨慕嫉妒恨的目光在你身上吧?你沒有芒刺在背的感覺嗎?”雖然李慕思相伴身邊,但是會場里有不少女孩搭訕余陽。最郁悶的是余陽,他一邊跟所有人述說自己是如何愛著自己的女友,一邊被李慕思當成空氣不放在心上,心里自然極度不平衡。

      “沒!發!現!”這男人也太會找事了,如果王勇剛知道她找了一個這么不穩重的男人,那……實在是太難堪了。

      余陽雙手抓住李慕思的肩膀,強行讓李慕思面對自己:“大姐姐,你能不能看我一眼???你能不能眼睛里留點空隙看看其他地方,你眼里只有那個男人嗎?你在羨慕別人的時候,難道不覺得你其實也是被人羨慕的嗎?別搞得自己苦大仇深的樣子,最起碼你身邊還有我!”

      李慕思盯著余陽,臉上稍微放松了一些,聳聳肩。應余陽的要求,她掃視了一下四周,發現很多嬌俏的臉上確實是酸酸的表情,嘴角才泛起一絲笑容。

      “李慕思,你絕對不是最慘的?!庇嚓柊参坷钅剿嫉?。

      不遠處傳來一陣嬌嗔的聲音:“呀!這花有刺的,親愛的,它刺到我了?!?/p>

      循聲望去,李慕思看到自己捧來的那束花被丟在地上,幾秒后被應聲跑過去的人踩在腳下,王勇剛和楊子慧被簇擁在中間。楊子慧是個有本事的女人,最起碼在這婚禮上對她溜須拍馬的人很多,被刺這么一下,很多人做出愿意為她赴湯蹈火的架勢。

      王勇剛夸張地把楊子慧的手捧在嘴邊吹來吹去,李慕思覺得這一幕很做作,如果那束花有這么大的殺傷力,那么她這一路上捧過來要死好幾回了。女人的第六感告訴她,楊子慧非常厭惡自己,不用第六感,一般人隨便一想也應該知道。

      李慕思走過去把地上的花撿起來,撣了撣花束上的土抱進懷里,不顧旁人的目光,對著余陽很燦爛地笑道:“我們回家吧?!?/p>

      這是李慕思給余陽的最燦爛的笑容,可偏偏在這笑容里,余陽看到的是碎片,是剜著心的疼。

      拉風的跑車,俊朗的男人,李慕思在所有人的目光簇擁下離開。當余陽的車停在路口等紅綠燈時,他看見李慕思把臉埋在胸前掉眼淚,她終究是太沒用了,敵不過心里的這般煎熬。

      李慕思的電話開始震動,接起。

      嚴梅大驚小怪的聲音傳來:“一早上電話不接,你在哪兒呢?”

      李慕思答非所問:“我沒事的,別擔心我。我馬上去找你?!?/p>

      嚴梅太了解李慕思了:“聽聽你的聲音,說話避重就輕?去參加婚禮了吧?被欺負了?”

      嚴梅是急性子,等不及李慕思說話便直接掛了電話。

      據說后來嚴梅帶著魏曉燕直接殺到了婚禮現場,魏曉燕從公司調了一輛小貨車,嚴梅從花卉市場批發了整整一車的仙人掌作為賀禮堆在了婚禮大廳的出口,便揚長而去了。

      當李慕思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用兇惡的眼神盯著余陽。

      余陽說:“我不知道你朋友的電話,或許我們不謀而合?!?/p>

      仙人掌的花語是:得不到的愛。

      “余陽余陽余陽……”嚴梅瞅著余陽的臉一個勁兒喊,這小伙是怎么看怎么順眼啊。

      看來上天是公平的,李慕思為王勇剛守候那么多年,肯定是感動了天地,所以才派這位天使來守護她的。哎呀!可看看李慕思冷冰冰的態度,讓嚴梅直上火。李慕思居然瞞著她們私藏小鮮肉!

      “梅姐,怎么了?”余陽嘴角勾起淡淡一抹笑。

      “真乖?!眹烂凡涞接嚓柹磉叺奈恢米?,眼睛微微斂了斂神,“但是以后不這么叫行嗎?也沒見你慕思姐慕思姐的叫啊。這樣區別對待不好!”

      余陽憨憨一笑說道:“梅姐,知道了?!?/p>

      嚴梅頓時臉都綠了。

      “哈哈,叫你老牛裝嫩草,都叫你梅子妹妹好不好?酸不酸?”魏曉燕不以為然,沖著余陽說,“沒事,你就叫我曉燕姐我也高興。你倆要是談成了,我還能占慕思便宜呢?!?/p>

      “說什么呢?”李慕思黑著一張臉,她那傷心欲絕的勁兒還沒緩過來呢,瞧著這幾個人嗨,真覺得他們可惡、可恨、可憎。

      “得得得!差點忘了還陪您憂傷呢。唉,你真是沒看到王勇剛夫婦倆氣得啊,在那么多人面前還得端著架子,看樣子肺都氣炸了?!?/p>

      “大姐們,你倆是結結實實地給我扣上了棄婦這頂華麗的帽子??!”李慕思一臉冰冷,她都要氣結吐血了。

      嚴梅和魏曉燕通通閉嘴,面面相覷。

      李慕思嘆口氣,她和王勇剛之間的種種也算塵埃落定了,就讓他永遠留在回憶里吧。

      李慕思看看腕表:“走啦,各回各家?!?/p>

      “別??!”嚴梅有點來勁,“你們夠可以的,每天一有事就往我這小酒館一坐,沒事了拍屁股走人,我這是招待所???今天不行,我們要慶祝,慶祝慕思脫離單戀的苦海,迎接嶄新甜蜜的未來!”說著沖著余陽擠了擠眼,“我們去K歌?!?/p>

      “我不反對,反正我回家也是被我家人嘮叨?!蔽簳匝嗔⒖逃?。

      “慕思,走吧,你也該好好放松下了?!庇嚓桙c了點李慕思的肩膀。

      李慕思心想這一群人遷就她一整天了,她也不能這么掃興,便點頭同意了。

      “OK!我請客,余陽掏錢啊?!眹烂泛傲艘宦?,跑到吧臺后把賬算完,又去樓上換了一身行頭才下來。

      四個人一夜未歸,服務生在包廂的玻璃窗上看了好幾回,客人不走他們就沒法下班,好在余陽出手很豪爽,給小費也不扭捏,他們才不敢攆人。所以幾個人一直玩到凌晨六點鐘。

      酒瓶橫七豎八地躺著,嚴梅倒在魏曉燕的肩上,嘴里還嘟囔著:“余陽唱得挺好?!?/p>

      魏曉燕雙腿搭在嚴梅的腿上,李慕思栽倒在余陽的懷里,余陽腦袋暈暈地往懷里看了一眼,又繼續睡。

      直到魏曉燕手機的催命鈴聲把眾人震醒,嚴梅的粉拳“咚”的一下敲在魏曉燕身上,還帶著睡意的聲音軟綿綿地說道:“哎呀,吵什么呢?”

      魏曉燕把嚴梅從自己身上推開:“梅子,你不會把我當你那些走馬燈似的男人了吧?讓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闭f完把手機從包里翻出來,頓時睡意醉意全無,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你們繼續睡,我得走了,我早上還有會呢。我那催命的姑媽也在?!蔽簳匝嗾f完話把包往肩上一搭,一溜煙跑了。

      魏曉燕慌慌張張地逃走,倒是幫李慕思掩蓋了從余陽懷里醒來時的尷尬。李慕思在沙發上正襟危坐,面孔微微泛著粉紅,余陽有些尷尬,時不時地偷看李慕思一眼。

      出了KTV,嚴梅盯著余陽昨晚開來的豪華跑車眼冒火光:“雙座的?”昨天嚴梅是搭著魏曉燕的車來的,雖然她也好好觀賞了余陽借來的這輛寶駒,但昨天她并沒有覺得豪華跑車雙座有什么不妥?,F在伸了伸自己窩了一晚上快要斷掉的腰,才發現一個殘忍的事實,車上沒有她的位置。順勢朝附近看看有沒有待客的的士,然后目光在緊鄰KTV的一家酒店的停車場上定了一下,回身跟兩人說道:“余陽你先跟慕思走吧,我有個朋友在前面住,我正好想去看看他?!?/p>

      李慕思看嚴梅神情認真,叮囑了一句“注意安全”,轉身上了余陽的車子。

      車子開了很久,李慕思不停地向后望,她并不知道嚴梅在這邊有好朋友。

      “怎么了?”余陽也看出李慕思的憂心。

      李慕思搖了搖頭:“沒事?!?/p>

      嚴梅比李慕思干練得多,幼年父母離異,她早早獨立起來,年滿二十的時候就開了一個小酒館做生意。十年如一日地做自己的小生意,小錢不缺,三教九流的人她都認識一點,為人處世自然不勞李慕思費心。準確地說,她們三個人里,最讓人放心的就是嚴梅,在外吃不著虧。

      “早上想吃什么?”

      “不了,想回家休息了?!崩钅剿颊f著轉頭看看余陽。他在開車,側臉很俊美,李慕思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好運,在這樣情變的節骨眼兒上能遇上余陽出手相助,真不可思議。她悠悠說了一句:“謝謝你?!币磺斜M在不言中。

      余陽斜睨了一眼李慕思,調侃道:“謝謝就沒事了?”這話是玩笑話,可余陽心里隱隱有些苦澀,謝謝是多么見外的話。

      “價格你開?!崩钅剿伎粗嚓柕难劬Ρ牭昧飯A,單純而真誠,仿佛只要余陽開口,要她的身家性命她也在所不惜。

      余陽笑了,表情波瀾不驚:“送你回了家,我就要去機場了?!?/p>

      “走了?”

      “是?!?/p>

      李慕思還想說些什么卻沒說出來,兩個人靜靜坐著,余陽隨手打開廣播,很不湊巧播的是林憶蓮的《為你我受冷風吹》,只好又伸手便關了。他不愿聽到這首歌,或許這首歌能泄漏他的秘密,開和關之間只用了幾秒,動作一氣呵成,但李慕思卻從中感受到別樣的情愫。

      李慕思并沒有去送機,在自家小區下了車,叮囑余陽記得落地給她報平安。

      當李慕思準備上樓時,身子從后面被人抱住,李慕思知道是余陽。只聽他說:“不讓你吻別就不錯了,所以別動?!?/p>

      李慕思真的沒有動,回到家倒在床上卻怎么也睡不著,一個小時后接到余陽的短信:已到機場,李慕思,等我結婚的時候,你也帶藍色妖姬來看我吧。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2021亚洲国产精品无码,72国

        <ruby id="jpjpn"><output id="jpjpn"></output></ruby><optgroup id="jpjpn"><li id="jpjpn"><del id="jpjpn"></del></li></optgroup>

        
        
        <nobr id="jpjpn"><xmp id="jpjpn"></xmp></nobr>
      1. <optgroup id="jpjpn"></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