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jpjpn"><output id="jpjpn"></output></ruby><optgroup id="jpjpn"><li id="jpjpn"><del id="jpjpn"></del></li></optgroup>

      
      
      <nobr id="jpjpn"><xmp id="jpjpn"></xmp></nobr>
    1. <optgroup id="jpjpn"></optgroup>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青春小說 >一念花開,一生一世 > 第1章為你我受冷風吹1
      第1章為你我受冷風吹1
      作者:八月遙思   |  字數:4379  |  更新時間:2017-08-01 15:44:11  |  分類:

      青春小說

      “哎呀,媽,你輕點!你輕點??!哎呀,媽,你慢點,慢點!”李慕思窩在沙發里齜牙咧嘴,如果現在揉捏她可愛腳腕的不是她那人見人愛的老媽,她早就一個巴掌揮過去了。

      “你看看你那樣子?這點疼痛算什么?你就不能穩重一點,看你那臉扭曲得跟鬼畫符似的,怪不得找不下對象!嫌我揉得不好,找個體貼你的男人??!有個男人提提行李也好啊,你至于一下飛機就把腳扭了嗎?至于在電話里哭爹喊娘地叫我去接你嗎?至于讓隔壁老王看見你走得慢吞吞的嗎?我至于騙人家說你男朋友有事沒回來嗎?人家嫁女兒那叫一個風光,我至于那么臉上掛不住嗎?你看看你,三十大幾的人了,跟你一樣年紀的連孩子都有了,你說我的如花似玉遺傳給你了吧?怎么就長了顆跟你爸一樣的朽木腦袋呢?”李母也不吃她這一套,李慕思叫得越凄慘她就越不留情,她滿腔的怨氣,此時不發更待何時?

      “媽媽媽媽媽!你看我沒事了!真的我沒事了?!崩钅剿济Π炎约旱哪_從老媽的手里解救出來,炫耀地轉了個圈兒:“老媽好手法啊,你看這么快就沒事了!你看?!闭f著還站起來蹦了兩下。

      “這么快?”李母半信半疑地從沙發上站起來:“你要沒事了,我可去煮飯了啊,你爸一會兒就回來了?!?/p>

      “真沒事了?!崩钅剿嫉暮苟冀割^皮了,腳腕腫出一個“鴨蛋”來,能沒事嗎?但是比起面對老娘的“鷹爪功”和“無敵碎碎念”,這點痛苦還真不算什么。

      “那成,那我就先去煮飯了,你自己待會兒?!?/p>

      “好!那……媽,我就不幫你了??!”

      待余翠的身子走進廚房,李慕思整個人就陷入了沙發,雙手捧著自己的寶貝腳踝,呼呼吹氣,好痛好痛!要親命了呀!

      看來她這輩子是要一直活在隔壁老王家女兒的陰影下了。次次如此,整整9年了。只要她回家探親必定偶遇隔壁家老王,老王必問:“慕思回來了啊,怎么沒見男朋友呢?我家小玉啊,都……”從小玉懷孕都說到小玉孩子會打醬油了,李慕思還是凄凄涼涼的一個人。李慕思一度想小玉怎么那么想不開,二十出頭就入“圍城”,斷送了自己的美好青春。那時候李慕思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婚姻會變得這么遙遙無期,她青春貌美一朵花,怎奈何落到三張兒出了頭卻還是單身!

      飯桌上。

      李慕思挪動傷殘的腳去取遙控器換電視節目。

      余翠斜視了李慕思一眼:“吃飯就別看電視了,好不容易回來吃頓飯,心不在焉像什么樣子?!?/p>

      “習慣了,一個人住電視總是開著?!崩钅剿监洁熘?,把電視機關掉,“媽,我好不容易回來一次,您就別這么冷眼相對的了,我是您親生的嗎?”

      余翠瞪了李慕思一眼:“還好意思說你一個人???我還不痛快呢!”轉而看向李牧海,“她爸,就你們以前單位,不是有個小伙子叫什么陽來著嗎?就長得挺周正的那個,你記得不?你問問人家找對象了沒?你也給慕思張羅張羅,她嫁不出去你不著急???”

      李牧??戳死钅剿家谎?,夾了一筷子菜放進寶貝閨女碗里:“誰說我閨女嫁不出去了?你瞎操心,姻緣天注定,現在什么年代了?!?/p>

      “我能不瞎操心嗎?我這不是擔心她嗎?你說她一個人在外地漂著,沒人疼沒人愛的,萬一有個什么事,連個能依靠的人都沒有。你女兒就是再有本事也是女孩子啊,我能不急嗎?”余翠杏眼圓瞪地沖李牧海喝道,“我告訴你,你明天就把那男孩子帶來給慕思看看,我看那男孩挺正派、挺好的?!?/p>

      “成成成,我一會兒去聯系小陽,看看他現在的狀況,要是單著,明兒就給你帶過來,成吧?”李牧海答應著,然后悄悄給了李慕思一個表示他已經受不了的眼神。

      李慕思吐了吐舌頭,夾了一筷子菜放進余翠的碗里:“媽,那我明天穿得漂漂亮亮的去相親成嗎?媽,你看,我和我爸多乖,您多幸福,別生氣了?!?/p>

      余翠臉上的線條頓時柔和了很多:“這還差不多!慕思啊,這是我特意為你做的,你最愛吃的紅燒排骨,多吃點,還有蔬菜,多吃點。你看你瘦的,你說媽能不心疼?”

      “好好,我多吃點多吃點!”李慕思知道老媽是刀子嘴豆腐心,對她這唯一的女兒是疼到骨頭里了。

      吃過晚飯,陪著二老聊完天,等兩個老人都歇息了,李慕思躲回房間給死黨打電話。

      “梅子啊,你是不知道我媽那連珠炮似的嘮叨,我差點就‘陣亡’了?!?/p>

      “又不是第一次被嘮叨,心理素質也太差啦!”嚴梅不以為然。

      “你說我不結婚就這么十惡不赦嗎?還給我安排了相親,我爸單位的,你知道我爸單位吧!那都是老氣橫秋啊,二十歲的跟三十歲的一個樣!梅子,你說怎么能既不駁了別人面兒,又能給自己找個臺階下?”

      “干嗎找臺階下?大姐,你還沒見呢,你怎么知道人家就老氣橫秋了?說不定是上上品呢?再說你是真的不小了,你不為自己考慮也為你家二老想想,就算你一時半會兒找不到對象,也要時刻準備接受愛情的降臨吧?你這明顯一直找借口,破罐子破摔!”

      “誰破罐子?我青春貌美一朵花,干嗎自暴自棄?倒是你,說得好像你嫁出去了似的?!崩钅剿家膊环?。

      “我是還沒享受夠戀愛的滋味,跟你不同?!眹烂穱绤柕胤瘩g道,然后慢吞吞地說,“李慕思,你就是鬼迷心竅了!”

      “懶得跟你說,曉燕在嗎?”李慕思像是被點到了軟肋,急忙轉移話題。

      “還沒過來呢?估計跟你一樣,回去又被爹媽抓住上思想教育課了。她的情形可比你嚴峻多了?!眹烂犯`笑著,這幾個人里面也就數她逍遙了,爹不親娘不愛的。

      “慕思,慕思,你睡了嗎?”

      慕思還想跟嚴梅說些什么,門外傳來了余翠的聲音,李慕思急忙壓低了聲音沖著電話說道:“我媽叫我呢,一會兒給你打啊,我先掛了?!币膊坏葘Ψ交卦?,急忙掛斷。

      “來了!媽,怎么了?”李慕思打開門,滿臉堆笑地迎出來。

      余翠朝著李慕思床上的電話瞟了一眼:“怎么還不睡啊,明天不是還要見客人嗎?睡不好怎么見呢?我怕你凍著,給你送一床毯子過來?!闭f著把手里的毯子塞進李慕思的懷里。

      “好,我馬上就睡,謝謝媽!”

      “趕緊睡??!”余翠離開的時候還不忘叮嚀一句。

      李慕思關了門無奈地看了一眼手里的毯子。九月的天,還不至于冷到這種程度吧?想過來看我就說想過來看我嘛,還找這么蹩腳的借口。

      把毯子塞進柜子里,電話恰是時候地響了起來。

      李慕思想著嚴梅這女人還真會算時間,趕緊拿起電話,但是屏幕上并不是嚴梅的號碼,這是一個久違的號碼,久到李慕思頻頻更新換代的手機上早已沒有這個號碼了。但是該死的,李慕思還是一眼就認出了這個號碼。

      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你把某些人從手機、MSN、郵箱等所有自己能接觸到的地方刪除,而是你自信滿滿地以為再也不會想起這個人,卻因為一點點小小的聯系,想念就像是一顆種子遇水滋生,不管你內心怎么警告自己都停不下來,一切努力都是徒勞。

      在李慕思對著屏幕愣神的時候,手機停止了歡唱,李慕思有些失落又有些釋然。失落是因為不知道什么時候會再打來,釋然是打來也不知該說些什么,只是過了片刻,它再次響起來。

      “喂,你好?!崩钅剿加X得自己又不是年華十八不用羞羞答答的,在社會上打拼這么長時間了,被一個號碼嚇到不知所措,那也太沒出息了。不就是舊情人打個電話嗎!有什么大不了?她什么場面沒見過?

      “你好,慕思?你是慕思吧?”對方的聲音渾厚極了,李慕思的心跳猛然加速,他的聲音變得更有男人味了。

      “是我,請問您是?”李慕思覺得自己真是假惺惺,明明知道對方是誰,還要用這種假裝不知道來維護自己的尊嚴。

      “我是……”對方明顯失落了很多,“我是王勇剛。慕思,你把我忘了?!?/p>

      “哦,王勇剛啊,好久不見了?!?/p>

      “是啊,有八九年了吧?還以為你把號碼換了呢?我還真怕找不著你?!?/p>

      李慕思心里想著,不是八九年,是八年零二百三十四天。她也不知道為什么這個號碼能用這么久,她從來沒有讓這個號碼停過。有些東西可能知道永遠不該再去碰,但心里就是舍不得!她怕她換了號碼,有些人就真的再也找不回來了。

      “你怕找不到我?”李慕思淡淡地重復了下,“你找我有事???”

      “是啊,慕思,我要結婚了?!睂Ψ降穆曇衾镉行┰S愧疚。

      李慕思的整個身體頓時僵了,嘴張了又張,很久才發出幾個音:“恭喜你啊?!庇幸恍┮后w直往眼眶里沖,李慕思不停地眨眼,那樣就會把那種懦弱的液體逼回去,她說過她不會再為這個男人掉一滴眼淚。

      “謝謝,慕思,我的婚禮在下個月11號舉行,你一定要來參加啊。這么長時間沒見了,我也想看看你,也不知道你結婚了沒有,帶你老公一起來吧?!蓖跤聞偟脑捳f得很輕松。

      “我電話馬上要沒電了,已經在提醒了……”李慕思還沒等自己話音落下,就急忙掛斷了電話。

      李慕思怔怔地望著電話屏幕,許久之后嘴角彎出了個弧度,算是強顏歡笑吧。從床上蹦下來,也顧不得腳還在痛,就在房間里走來走去,把剛剛放回去的毯子揪出來披在身上,不經意間在穿衣鏡里看到自己現在落寞的樣子,她微微怔了下,又急忙把毯子塞回柜子里。

      她就像個手足無措的小女孩,又像是突然丟了魂。她在干什么?她是誰?她是李慕思,一個人這么久不是活得好好的嗎?不就一個男人要結婚了嗎?有什么大不了的,她這幾年參加的婚禮都數不清了,她會受打擊嗎?才不會!

      此時李慕思的電話有短信的鈴聲,李慕思打開。

      “本來還想跟你敘敘舊的,這么不巧,你好好休息,一定來參加我的婚禮?!?/p>

      李慕思手指顫抖地落在鍵盤上,一個字一個字地打著:

      你記得小玉嗎?她的孩子都會打醬油了。我記得她結婚那年,你說等你再掙多點錢也娶我,沒過兩個月你就被分配到了外地,你說你不想耽誤我,所以我們先分手吧。你說等你有資本了就回來找我,八年零二百三十四天后的今天,你告訴我你要結婚了,新娘不是我。

      王勇剛是李慕思的大學同學,在大學里他們談了四年戀愛,畢業那年李慕思同小區的小玉嫁入富庶之家,讓人羨慕。當時王勇剛是個窮困潦倒的應屆生,自給自足都成問題,余翠害怕李慕思跟著王勇剛受苦,一直不愿意接受王勇剛。王勇剛當年氣盛地丟下豪言壯語,等他有出息了就回來找李慕思,風風光光地迎娶她,不讓她受半點委屈!不管李慕思同意不同意,王勇剛走了。李慕思知道王勇剛不只是為了娶自己,他也是為自己爭取尊嚴,李慕思不能自私地斷了他展翅高飛的路子。

      這一走就是八年。

      李慕思為了逃避媽媽逼自己重新找對象的窘境,去了王勇剛所在的城市。那時候王勇剛的手機一直是關機,不知道堅持了多久,李慕思放棄了,聯系不到那就不再聯系了。

      這么久了,這些事情都過去這么久了!李慕思以為自己早該忘記他了,但現在發現還是沒有。

      “王勇剛,你這個騙子,我都信你這么久了,你就不能騙得再長久一點嗎?”

      李慕思最后在手機上加上這一句話,然后開始按消除鍵,一個字一個字地消除,把打上去的字都消掉,屏幕上變成空白。

      李慕思一只手捂在胸口上,她知道她一直藏在心里的這些話,永遠都講不出去了,然后在鍵盤上繼續打字:祝你幸福。

      有人說,如果一個曾經深愛過你的人在你離開時,只對你說祝你幸福,那一定是他太愛你了。

      李慕思一大清早收拾行李準備出門,余翠跋扈地擋在李慕思的房間門口:“你干嗎?剛回來怎么就要走呢?”

      “媽,學校突然有事,我得回去了,過段時間再回來看你?!?/p>

      “不是放假了嗎?有什么事???非得讓你回去?”余翠的臉冷到了極點,扯了一下身上的圍裙,“我一大早就去菜市場買菜,今天不是說讓你爸把他單位的小陽帶過來嗎?你倆見見面!你怎么說走就走,人都約好了,就差這么一天?”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2021亚洲国产精品无码,72国

        <ruby id="jpjpn"><output id="jpjpn"></output></ruby><optgroup id="jpjpn"><li id="jpjpn"><del id="jpjpn"></del></li></optgroup>

        
        
        <nobr id="jpjpn"><xmp id="jpjpn"></xmp></nobr>
      1. <optgroup id="jpjpn"></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