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jpjpn"><output id="jpjpn"></output></ruby><optgroup id="jpjpn"><li id="jpjpn"><del id="jpjpn"></del></li></optgroup>

      
      
      <nobr id="jpjpn"><xmp id="jpjpn"></xmp></nobr>
    1. <optgroup id="jpjpn"></optgroup>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靈異小說 >陸家古宅 > 第一章 消失的頭顱
      第一章 消失的頭顱
      作者:孫磊   |  字數:5890  |  更新時間:2016-07-12 17:29:57  |  分類:

      靈異小說

      夜。上海。陸家宅。

      漆黑的夜里,易正龍正摸索著向前走。因為太黑,他只好伸著雙手,以免碰到路邊的墻壁。路很窄,墻連墻,他一會兒摸著墻,一會兒用腳在前面探著路,慢慢地向宅里的三號廁所走去。他要拉肚子,實在是憋不住了。

      夜很黑,什么也看不見。天很黑,連個星星也沒有。天很熱,可是,易正龍還是覺得身上有些發涼,尤其是后腦門,直冒冷汗。正往前摸著走,雙手突然摸到一個軟綿綿的東西,心里不禁猛地一驚。他定睛細看,卻什么也看不到。眨了眨眼,用眼的余光慢瞄,發現前面站著一個人一樣的黑影。他以為是某個人站在那里擋住了去路,于是說道:

      “喂,老兄,請讓一下,我要上廁所?!?/p>

      那人并未搭話,易正龍不禁備感疑惑。他用手推了推,卻感到那人身上甚是僵硬冰冷。他拿出打火機,打火一看,立刻傻了眼:面前竟然站著一具沒有頭的尸體,脖子口上還不斷向外滲著血……

      易正龍驚恐地大喊一聲:“鬼??!”拔腿就要跑,可是才跑了幾步就跑不動了。原來剛才害怕過度,嚇得腿都麻了。這時,他又覺得身下忽然下沉,只聽“噗”的一聲,腸里的大便全都噴了出來,這才感到渾身輕松,拔起腿,邊喊邊跑了起來。

      拂曉的時候,整個村子的街道上都站滿了人,人們都在議論昨晚的事情。無頭尸體站著的地方,更是里里外外圍了個水泄不通。

      不一會兒的工夫,普林區公安局的干警來了,眾人紛紛讓道。因為案件重大,而且還有些奇怪,局長王義正也來到了現場。他仔細地打量著四周,總覺得有些奇怪。他是頭一次來陸家宅,這里清靜怡人,街道青青,歷史底蘊處處彰顯。只是,有些壓抑。這么古樸的村宅,坐落在繁華的上海市區,真的有些格格不入。

      他掃了一眼周圍的群眾,低聲自語道:“真是奇怪,怎么會有不同的表情呢……”

      一旁的葉清萍有些納悶,問:“局長,有什么奇怪的?不就是一起正常的兇殺案嘛?!?/p>

      王義正搖搖頭,說:“你看,一部分圍觀的人好像什么也沒有發生一樣,鎮定自若;而另一部分人卻甚為驚慌?!?/p>

      葉清萍隨便一看,說:“局長,我看這些人的表情都一樣的嘛!看來您的老毛病又犯了?!比~清萍剛從警校畢業,分配到公安局不久。她平時扎著一個馬尾辮,身材窈窕,眼睛水靈,十分俊俏,再加上機靈能干,深得局長賞識。

      仔細看完現場,王義正對身邊的干警林周說:“林周,趕緊把村里的干部召集到村委會去,咱們向他們了解一些情況?!?/p>

      來到村委會,王義正點燃一根煙,皺起了眉頭,他覺得事情有些蹊蹺??匆姶逯鴱埿胖易吡诉M來,便直接問道:“張書記,對于這起無頭命案,能否提供一些具體的情況?”

      張信忠微笑著點了點頭,慢條斯理地說:“王局長,人命有天,凡事皆回,有輪有道,無妄得歸。某些人該死,也就由不得我們了?!?/p>

      王義正不禁有些生氣,眼下出了這么大的命案,可這村支書卻不緊不慢地說了一些不著邊際的佛門禪理,心里十分不悅,但為了多了解一些情況,還是不得不問道:“人命關天,出了這么大的事情,怎么好像與你無關似的?”

      張信忠還是不緊不慢地笑了笑,說:“看來王局長對我們陸家宅是一無所知啊,雖然我宅是一個名不見傳的小村,還臨著上海市里,地處中環線??墒?,自古我陸家宅就有我陸家宅的宅規,而且還得到了外界的默許,外人是管不著這里的事情的。王局長,您還是回去吧,我們會自己處理好這件事情的?!彼脑捳f得很輕柔,很慢,給人一種陰沉的感覺。一旁的葉清萍聽了都有些心里發毛。

      王義正聽了不禁又好氣又好笑,自己堂堂一個公安局的局長,在自己的管轄范圍之內,竟然會有這樣離奇的事情,可不好發作,只好再問:“有一個問題我不太明白,在查勘現場的時候,周圍有許多圍觀的群眾??闪钗也唤獾氖?,他們當中,有一部分對無頭尸體十分驚慌害怕,甚至有些騷亂??墒橇硗庖恍┤罕妳s鎮定自若,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一樣?!?/p>

      張信忠吃驚地說:“局長不愧為一局之長,這么細微的差別都能察覺出來。至于你說的這個問題,怎么說呢,畢竟牽涉我陸家宅許多上古之事。我看,還是讓我族的族長王老爹給你們說一下吧?!?/p>

      這陸家宅雖處于繁華的都市之中,卻保存著許多遠古的族規之類的東西。王義正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一個堂堂的村支書,遇到重大事情竟然還要請教老族長。

      不一會兒的工夫,王老爹被請了過來。他雖然年事已高,可是精神爍朗,渾身上下透著一股逼人的威嚴。張信忠說:“王局長,這位就是我們的族長,人稱王老爹,是我陸家宅最年長,也是最有威望的人。您若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向他請教?!?/p>

      還沒等王義正開口,王老爹就說道:“王局長,整個事情我在路上都聽說了,我看啊,這事你就不用管了,還是請回吧!”

      王義正有些生氣,身邊的葉清萍也覺得王老爹有些不講道理,于是插嘴說:“老伯您怎么能這么說呢?我們公安局的任務就是為群眾排憂解難,主持正義。如今出了這么大的事情,我們公安局怎么能不管呢?您就配合一下吧?!?/p>

      王老爹的嘴角抽動了一下,似乎有什么難言之隱。他想了一會兒,說:“好吧,既然你們這么堅持,我就把我們陸家宅的歷史講給你們。聽完之后,你們自然就不會再干涉我族之事了?!?/p>

      王老爹喝了口茶,然后凝神地望著窗外,娓娓道來:

      “數百年前,我陸家宅只是一個名不見傳的小村。村子的北邊有個寺廟,里面住了三十六個和尚。他們每日傳經誦道,和村里的人們相處得十分融洽??墒?,到了后來,后來……”

      王老爹說到此處,突然神情大異,臉上的肌肉也開始抽搐起來。王義正見狀,趕緊說:“老伯,您別著急,您慢慢講,慢慢講?!?/p>

      王老爹嘆了口氣,接著說:“也不知道是怎么造的孽啊。村里出了個惡霸,人稱劉天霸,此人好賭好淫,無惡不做。他整日沉迷于鎮上的賭場,欠了一屁股的債,為了還清這些債,他鋌而走險,綁架了當地的知縣大人。在拿到贖金之后,他又殘忍地將知縣殺害了。然后把知縣的尸體偷偷地移到寺廟之中,把所有的罪過都推到了廟里的和尚身上。朝廷得知知縣死在了寺廟之中,沒有查明事因,就派兵捉拿廟里的和尚。村里的百姓都去請愿說情,用身體圍著寺院,不讓官兵進入。此舉更是惹怒了朝廷,于是,一道圣旨頒了下來,陸家宅的所有百姓,以及那些和尚,全部處斬。一百三十六戶人家,三十六個和尚,一夜之間,僅僅一夜之間,全部人頭落地?!?/p>

      “難道一個人都沒留嗎?”葉清萍忍不住插嘴問道。

      “幸虧老天有眼,”王老爹欣慰地說,“正好陸家的林氏在那天因為有事,回了娘家,這才躲過一劫。那時的她已經有了三個月的身孕。她回村后才發現,整個村子,包括所有人的尸體,都已被一場大火燒成灰燼。只有那三十六具和尚的尸骨,卻堅韌無痕,絲毫無損,只是頭顱不知去向。林氏以為是佛祖顯靈,便將那三十六具枯骨埋在了村北邊的一個凹地里。其他地方的村民聞聽此事,以為是神靈保佑,所以經常前來拜祭。林氏為了讓陸家宅后繼有人,便隱姓埋名地住了下來。她含辛茹苦地將孩子撫養成人,而且在化為灰燼的村子上重建家園。一個女人家,還要帶著一個孩子,真是不容易??!”

      “信忠,過去把門窗關好?!彼f到此處,突然要張信忠關門,王義正明白,他要說最關鍵的事情了?!拔谊懠艺诤芏鄷r候曾遇劫難,可是每每都能化險為夷。宅里人人信奉佛道,都堅信那三十六具枯骨有著無形的力量,他們代表三十六年才有一次的輪回。佛家曰:九世一輪回,八世一輪轉,七世一浮屠就是這個道理。世因世果,循緣陀轉,人人都在這個輪回中漫度。每隔三十六年,那些枯骨的塵緣就會再現,將好賭好淫的壞人斬首,然后將人頭放在枯骨墓的洞穴之中,擺在枯骨面前拜祭。七十年代的時候,曾有一伙亡命之徒來我陸家宅作惡。他們肆意妄為欺強凌弱,結果有三十四人的頭顱不翼而飛。如今有人好賭好淫,結果落了個無頭的下場,正是因果循環,天注定也!”

      葉清萍和林周聽得目瞪口呆,只有王義正不動聲色地耐心聽解。他問道:“王老爹,那你能否告訴我,為何在這起無頭尸案發生之后,一部分人顯得若無其事,好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而另一部分人卻顯得很害怕呢?”

      王老爹微微一笑,稍顯得意地說:“凡在我陸家宅土生土長之人,自幼聆悟佛理,信奉至仁,至義,至善之道,特別是先祖的遺訓和宅里的規矩,全都詳盡遵守??墒乾F在,我們陸家宅住了很多外地人,這些人中有一些人好賭好淫,懶惡成性,結果才落得如此下場。今年是三十六年的輪回年,我們將在八月十五的晚上舉行拜祭大典。那個叫易正龍的,也是名聲在外了,整日游手好閑,好賭好淫,打架斗毆,他又第一個看到了無頭尸,看來他也活不長了。王局長,我看你們就不要管這檔子事了,一切自有天意?!?/p>

      王義正站起身,義正辭嚴地說:“人命關天,這件事我一定要管的。希望你們能夠配合一下,多有打擾,我們先告辭了?!毖援?,帶著自己的手下離開了。

      葉清萍離開之前回頭看了一眼,她發現張信忠當著王老爹的面竟然直接坐在了椅子上,心里不由納悶,剛才張信忠還畢恭畢敬的,特別是對王老爹,簡直就是言聽計從??墒堑鹊絼e人一走,他好像立刻變得不可一世起來,這的確讓人覺得奇怪。

      在回公安局的路上,王義正問手下的兩員愛將對此事有何看法。葉清萍不以為然地說:“現在都啥年代了,二十一世紀??!王老爹說的那一套實在是太好笑了,也難怪,老人家嘛,說起話來就是神秘兮兮的,就跟嚇唬人一樣,我才不上他的當呢!”

      “那你呢,林周,你有什么看法?”王義正問道。

      林周想了想,說:“我覺得,王老爹說的話,不能全信,也不能全不信。像這樣的事情,歐洲許多國家也出現過,聽說挺邪門的,有許多案件至今都無法破解。說實話,局長,我還真有點害怕?!闭f完,不好意思地撓了撓后腦勺。

      葉清萍一聽,咯咯嬌笑起來,說:“林周啊林周,虧你還是政法學院的高才生呢,瞧你那膽小的樣子,真丟人,你算是把你們男人的臉面丟盡了!”

      林周一時語塞,不知該說啥好。王義正說:“你們兩個都說得很有道理。不過,任何邪門的案件最終都會被破解的。還有,王老爹在陸家宅威望極高,是長輩,我們應該對他尊重一些,要搞好和人民群眾之間的關系,這是一個很基本的原則?!?/p>

      王義正的話里含蓄地將葉清萍批評了一番。葉清萍狠狠地瞪了林周一眼,嚇得他趕緊低頭了事。

      回到公安局,王義正立刻在會議室召集干警,討論如何破解無頭尸案。副局長張千橋拉下窗簾,打開幻燈機,開始講述案件的詳細情況:

      “死者馮有才,今年三十二歲,未婚,系外來打工人員,祖籍江西。據法醫鑒定,死者應該是農歷八月十一日晚凌晨一點左右遭人暗害。但是根據走訪群眾得知,其中好像另有別因?!?/p>

      聽到此處,葉清萍似乎有點意見,于是站起來說:“什么另有別因??!這明明是一起普通的兇殺案嘛!副局長,你不會也相信那些關于枯骨還魂的邪門事情吧!”

      張千橋從事刑偵工作多年,經驗頗豐。況且他已經四十多歲了,在年齡上遠大于葉清萍,雖然有些生氣,還是心平氣和地問道:“那你以為這是一起什么案件?”

      葉清萍揚了揚眉,得意地說:“我上大學的時候,教科書上說了,能夠引發人命的案件,無非是財殺,情殺和仇殺。只要我們從這三個方面著手,破解這起案件就指日可待了?!?/p>

      張千橋笑了笑,說:“真不愧是科班出身啊,把教科書上的條例記得一清二楚??墒菑默F場偵察來看,死亡后的馮有才,身上還有個錢包,里面還有二百多元錢,可兇手并未將其拿走。這說明他不是因財而死。另外,我們通過他周圍的朋友得知,他到現在還是個光棍,沒聽說他和哪個女性有過聯系。這說明他并非死于情殺。還有,馮有才為人率直,樂于助人,有著不錯的口碑,在朋友圈里比較混得開。這說明他并非死于仇殺。我說大學生,你說這是怎么回事?”

      經張千橋這么一分析,葉清萍一時語塞,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張千橋接著說:“這的確是一件非比尋常的案件,兇手在現場沒有留下任何的蛛絲馬跡,我們只在現場發現了這個?!闭f完,他拿出一個塑料袋,里面裝著一根二十厘米左右的頭發。

      “而且,在這根頭發上,好像還有一股淡淡的,類似于桂花香水的味道?!睆埱虬阉芰洗f給身邊的同事,那同事聞了聞,然后遞給了下一位,最后傳到了王義正的手里。他拿起塑料袋,聞了聞,說:“這人一上了年紀啊,鼻子就不好使了,你們都聞到這頭發上有股桂花香水的味道嗎?”

      下面的人有的點頭,有的搖頭,王義正又問:“千橋啊,這路上人來人往的,你能保證這根頭發與案件有關系嗎?”

      張千橋點了點頭,說:“局長,這恐怕是唯一的線索了。我們如今只能從這根頭發的香味入手,否則別無他路?!?/p>

      張千橋跟隨王義正多年,是他的得力助手,王義正也對這位愛將欣賞有嘉,十分信任。王義正輕輕地點了根煙,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緩緩地吐了出來。下面的人立刻屏住呼吸,整個會場極其安靜。人們知道,只要局長一點煙,那就是命令要下來的時候。人們都靜靜地望著他,可他眉頭緊鎖,好像是在作什么思想上的斗爭。

      就這樣大約過了幾分鐘,王義正忽然猛地把煙掐滅,然后緩緩地說:“清萍,交給你個任務,不知你能否完成?”

      “局長放心好了,保證完成任務?!比~清萍自警校畢業之后,還沒有碰到什么大的任務,所以顯得很興奮。

      王義正說:“我要你拿著馮有才的照片,偷偷地到陸家宅的拜祭大典上去,找個機會到枯骨墓里看一下,是不是真有馮有才的人頭?!?/p>

      “局長,難道你也相信王老爹說的話?現在都二十一世紀了,什么鬼啊神啊,那可都是封建迷信??!”

      王義正點了點頭,說:“這個我知道,但我覺得,王老爹的話說得很誠懇,不像是在撒謊。而且,我覺得他的話里好像另有玄機?!?/p>

      “不行啊,局長,”林周突然站起來著急地說,“清萍是個女孩子,不應該到那種地方去,還是讓我去吧?!?/p>

      葉情萍在一邊不服氣地說:“林小膽我告訴你,本姑娘膽子大著呢,不服氣的話可以比試一下。局長都說讓我去了,你就到一邊涼快吧?!彼懒种苣懽有?,所以故意叫他“林小膽”,想要氣他一番。

      王義正說:“少一個人安全,多一個人反而危險,就讓葉清萍一個人去吧!林周,你也有任務。我要你這幾天貼身保護易正龍,我總覺得有些不對勁,易正龍恐怕會成為下一個馮有才。你看能否從他那里找出一些線索,要確保他的安全?!?/p>

      林周微感詫異,問道:“局長,難道你真的相信王老爹所說的話?”

      “不是相信,是直覺?!蓖趿x正堅定地說,“在案發后審問易正龍的時候,我總覺得他好像隱瞞了什么。他的眼神里好像有一種深切的內疚,或者說是一種深切的罪過?!?/p>

      王義正又對張千橋說:“千橋,你帶一部分人,以這根頭發為契端,去查一下看看有什么別的線索?!?/p>

      說完,他威嚴地掃視了一下會場,用眼光將每個人鼓勵了一下,說:“這起命案非同小可,我們要盡快破案。同時,我要求每個人對這次會議的內容嚴格保密。好了,大家分頭行動吧,散會!”

      王義正心里明白,這起案件絕非是一起簡單的兇殺案件,以他多年的刑偵經驗來看,在案件的背后,不知牽涉了多少不為人知的驚天秘密。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2021亚洲国产精品无码,72国

        <ruby id="jpjpn"><output id="jpjpn"></output></ruby><optgroup id="jpjpn"><li id="jpjpn"><del id="jpjpn"></del></li></optgroup>

        
        
        <nobr id="jpjpn"><xmp id="jpjpn"></xmp></nobr>
      1. <optgroup id="jpjpn"></optgroup>